澳客网手机版比分:4月21日,福州淪陷

13
發表時間:2010-12-15 16:33

人民网和澳客网的关系 www.pipigf.com.cn 福州淪陷
  1941年4月18日,日軍登陸運輸艦艇駛抵閩江口海域集結,日軍30架飛機隨即對福州及閩江口兩岸地區輪番轟炸。


  1941年4月19日拂曉,日軍登陸第一梯隊在海、空軍火力的掩護下,搶灘在福建省東部沿海登陸。4月21日,福州馬尾失陷。21日晚,福州第一次淪陷。日軍飛機大規??障V?,福州王莊機場、臺江碼頭等地被炸,死傷380人。


  1941年4月21日,日軍的鐵蹄踏進三山。美麗、寧靜的福州頓成人間地獄。



悼念活動
  在那段福州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里,日軍的殘暴罪行可以說是罄竹難書,永遠烙印在那些戰爭親歷者的記憶中,融入到奔流不息的血液里,每一個有良知的公民都不該忘卻福州那段慘痛的歷史。


  2005年,福州市委研究決定,從2006年起將每年福州市的防空警報試鳴日由過去的8月17日解放日改為福州市第一次淪陷日4月21日。


   戰火,刀光,血淚……時刻警醒著后代:忘記,就意味著背叛!



紀念日來源
  1941年4月18日,日軍登陸運輸艦艇駛抵閩江口海域集結,日軍30架飛機隨即對福州及閩江口兩岸地區輪番轟炸。19日拂曉,日軍登陸第一梯隊在海、空軍火力的掩護下,搶灘登陸。21日,馬尾失陷。21日晚,福州第一次淪陷。日軍飛機大規??障V?,福州王莊機場、臺江碼頭等地被炸,死傷380人。       2005年8月27日,福州一中的李辰、胡伯濤、唐藝等3位同學給省長黃小晶寫了一封《居安思危,愛我國防》的信,建議我省每年防空警報試鳴日期應調整。以福州為例,8月17日是解放紀念日,不應試鳴警報,建議以4月21日福州淪陷日為試鳴日,更切合歷史。3名同學的信受到黃小晶的關注和贊賞,他把此信轉給福州市委、市政府負責人。2005年10月30日,市委研究決定,從今年起將福州市的防空警報試鳴日由過去的8月17日解放日改為福州市第一次淪陷日4月21日。



第一次淪陷
  1940年下半年,日軍準備南下發動太平洋戰爭,加強對國民黨政府誘降,妄圖早日結束侵華戰爭。11月,日蔣秘密談判未成,日本遂決定再向國民黨軍施加軍事壓力。日本大本營于1941年2月制訂了"福州作戰-C4號作戰計劃"。 4月18日,日軍登陸運輸艦艇冒著強風巨浪駛抵閩江口海域集結,日軍30架飛機隨即對福州及閩江口兩岸地區輪番轟炸。19日拂曉,日軍登陸第一梯隊在海、空軍火力的掩護下,搶灘登陸。21日,馬尾失陷。21日晚,福州第一次淪陷。
第二次淪陷
  1944年10月4日,日軍第二次占領福州。9月27日,日軍陸軍第六十二獨立混成旅團2000余人,在長嶺熹一的指揮下,從閩江口的曉沃、道沃、浦口、東岱等地登陸;28日占領連江莞頭。10月1日,日軍從連江分兵兩路攻掠福州:一路從潘渡、湯嶺進犯大北嶺;一路攻占閩安鎮和馬尾,10月4日,日軍從大北嶺和馬尾兩路會攻并占領福州,同時占領長樂。福州地區第二次淪陷。




相關資料
  吳華珍(84歲,福清吉藍村人):小日本那年攻進來的時候,我才19歲。我們家在福清吉藍村。當時鬼子的飛機來轟炸,游擊隊就在村后頭的一座山上用槍射擊飛機。第二天,鬼子飛機就來報復了,轟炸吉藍村,我們全家嚇得躲在爐灶底下,好象爆炸聲就在隔壁,好大聲,震得地板都在搖晃,墻上的東西都掉得到處都是。我家后院的瓦房也給炸塌了,還好人沒事。等鬼子飛機走了以后,我們出來一看,村里的房子被炸塌了十幾座,人也被炸死了7、8個,有一家人里,媽媽和兒子都被炸死了?;購?,鬼子飛機來之前,村里好多人都躲到后山了,不然死得更多。過兩天鬼子又來村里搜查游擊隊。我家開了小店鋪,鬼子闖進來后,把紅塘、毛毯都全搶光了。


  倪孟興(84,家住灣里弄原64號):我當時就在12橋那里住,那小鬼子可殘忍了。有些農村青年到城里割青草,小日本害怕是游擊隊,把好多過路的青年都抓起來,用繩子捆綁,再綁上石頭推到河里活活淹死。小鬼子精得很,過去福州女人都梳著髻子,里面藏些錢。經過小日本崗哨時,鬼子都要婦女把發髻解下來,把錢搶走,誰要是敢問一句,不是挨耳光就是挨槍托。鬼子還抓了很多青年婦女,關在12橋那里的一個大房子里強奸,等河水漲起來,再把她們捆綁起來推到河里淹死。我親眼看見,一個婦女掉到河里掙扎幾下后,掙脫了繩子,用手抓住岸邊的石頭想爬上來,但小日本用槍抵住她腦袋"叭"地一槍就把她打死了。


  陳德仁(82歲家住南門兜附近): 4月21日晚,北門那邊傳來了陣陣槍炮聲。22日一大早,我趴在門縫里看見,一溜日軍裝甲車隆隆開上了臺江十二橋,一隊隊腳穿長統靴的小日本,扛著膏藥旗,開進城來。小鬼子一進城,摩托車、汽車橫沖直撞,機關槍對著大街隨意掃射,有些市民只是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,就被打死了。大家都待在家里,關著門窗,心里怕得要死,不知道什么時候災難降臨。小日本在福州那幾個月,在東門外岳峰實驗鄉中正公園東南邊,小鬼子就在那里殺人,每隔幾日,就有一輛卡車拉幾十號老百姓,載到園內殺掉,有的活埋,有的槍斃,有的砍頭,有的剖腹,可沒人性了?;褂兄兄薜腥訟鼙?、水部涵園、華南道敵搜索隊等地方,日本鬼子都在那里殺害中國人。


  楊光宇(84歲,顯進巷18號)日本鬼子打進福州城那年,我在上杭路江西商行做工,老板跑到南平躲起來了,我在商行看店。鬼子經常來抓丁修路,我前們關著,每次都從后門走。鬼子每天都來,把派工單貼在大門上,連續貼了三、四天。有一天早上我正在行里吃飯,小鬼子來砸門,用槍托把門砸得"砰砰"響,我怕他把門砸破了,只好硬著頭皮開門。誰知道門還沒開一個小縫,鬼子就端槍跳了進來,"啪"就給了我一個大耳光,嘴里直罵"八嘎"。我那時小,不怎么怕鬼子。疼了陣子后,看到鬼子嘴唇上留著的小髭須,再看他雌牙咧嘴的模樣,忍不住笑了。比我大幾歲的同伴可嚇壞了,以為我必死無疑。沒想到小鬼子很奇怪,你笑了他就不打了,你要是哭,他就要往死里打,打到你笑為止


文章分類: 閩都話史